开奖直播2017年53期|七星彩现场开奖直播现场直播|
《赤龍武神》第3026章小世界終章及《赤龍武神》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漫步小說網
漫步小說網 架空小說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靈異小說 鄉村小說 校園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小說排行榜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官場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短篇文學 極武戰神 劍極天下 全本小說
好看的小說 不敗戰神 至尊狂妻 最強武皇 九死成神 修羅戰神 巔峰武道 大明海寇 國色無雙 伯府嫡女 一品狀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寵 狩獵香國 夏日回歸
漫步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赤龍武神  作者:悠悠帝皇 書號:48914  時間:2019/11/6  字數:26841 
上一章   第3026章 小世界(終章)    下一章 ( 沒有了 )
  柳涇源目光閃動,這時一道無形的威壓降臨。

  就如同天劫降臨之時所彌漫的天威,無處不在,將柳涇源全然籠罩其中。

  柳涇源感覺到自己就像是一盞枯燈,周圍盡皆是無處不在的寒烈之風。

  似乎那看不見的人只需一口氣,就能夠將他這盞枯燈吹滅。

  無形的恐慌和驚懼,宛若實質一般地在柳涇源的體內蔓延開來,他不敢再有任何的停留,慌忙地帶人離開。

  不過,離開靈元宗不久之后,柳涇源停了下來。

  那種讓他心神顫栗的恐懼之感逐漸消散。

  他越想越覺得詭異,便打算留下來一看究竟,想要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靈元宗內。

  葉玲兒則是愕然呆立,她一雙美眸之中,有著極度的難以置信。

  她本以為,這一輩子,再也無法看到他。

  他離開了這個世界,離開了神武大陸,去到了更高等的世界。

  或許,他再也不會回來了…

  但剛才,葉玲兒所聽到的聲音,是如此的熟悉,她怎么可能忘記?

  “是你?林晨,對嗎?”

  葉玲兒開口,她環視四周,想要在周圍捕捉到那道身影。

  但是,林晨隱匿在虛空之中,她又如何能夠看到?

  “你既然回來了。為何不肯見我一面?”

  葉玲兒再次開口。

  周圍,其他靈元宗的長老和弟子,都是心生好奇。

  宗主口中所說的人,到底是誰?

  剛才那道聲音,他們也都聽到,僅僅是一句話,就將柳涇源嚇走,到底是什么人才有這么可怕的威懾力?

  “去見一面吧!”

  林晨身邊,孟曉霜再次輕聲說道。

  林晨輕嘆了一口氣,點了點頭。

  隨后,他從虛空之中走出,就像是從水里浮現到水面,走出空間壁障,來到了葉玲兒的前方。

  葉玲兒一雙秀目凝視林晨,眼中所有的倔強和執拗,在這一刻,全都被決堤的洪水沖垮,淚水很快蒙了視線。

  她努力想要睜大眼睛,讓自己的眼淚不至于掉落,從而不顯得太過狼狽。

  但是,她終究做不到。

  淚水劃過臉盤,滴落在地上。

  無聲無息,但在葉玲兒的內心,驚濤駭卻早已經如山呼海嘯般泛濫。

  林晨看上去,似乎并沒有多少的變化。

  曾經身上所帶著的一絲青澀和稚,早已經被他經歷的歲月和磨難洗刷殆盡。

  但是在他的眼眸之中,堅毅,執著以及銳不可當依舊沒有任何的彎折。

  他還是那個他,并沒有因為外界而改變。

  葉玲兒心中低嘆。

  當年,她認為林晨太過于稚,鋒芒太盛,不懂得權術,太沒有城府。

  認為林晨,不應該得罪秦天帝,讓他向秦天帝道歉。

  但是…林晨說他有自己的武道。

  他絕不可能給秦天帝道歉。

  他不會去虛與委蛇,不會違背自己的道心。

  兩人的分歧,由此而起,乃至于最后決裂。

  若是葉玲兒不至于太過于強勢,沒有將自己的理念強加給林晨,而是選擇無條件的支持林晨。

  或者,現在她依舊在林晨的身邊。

  即便林晨和孟曉霜重聚,她依舊也是林晨身邊的戀人。

  但是…

  葉玲兒并沒有這么做,在那時候,她一直認為自己的理念才是對的。

  她一直在堅持自己的理念和選擇…

  而如今,林晨已經證明,葉玲兒自認為正確的理念,卻是何等的荒謬。

  即便當初林晨沒有殺秦天帝,直至如今,一萬個秦天帝,或者哪怕再多的秦天帝,也比不上林晨吧。

  林晨是對的。

  他有自己的武道,他堅持自己的武道。

  武道,或許和世俗的那些法則,并沒有必然的聯系。

  又或者說,林晨和葉玲兒,沒有誰的理念對錯。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道。

  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自己所喜歡的方式,又何必要按照固定的規則來行事?

  林晨看著葉玲兒,他的眼神,并未有多少的波瀾。

  或者說所有的波瀾,都被他藏于云淡風輕的表面之下。

  良久之后,他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屈指一彈,一道元神印記沒入葉玲兒的體內。

  這一道元神印記,能夠庇佑葉玲兒,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沒有人能夠威脅到她的性命安危。

  “你保重…”

  只有這一句。

  說完之后,林晨就離開了。

  他消失在虛空之中,就如隱沒入平靜的水面,來時無聲,去時無聲。

  葉玲兒終是再也按捺不住,瞬間淚如雨下。

  周圍靈元宗的長老以及那些弟子,一個個都是沉默無言。

  沒有人上前來說什么,因為他們知道,心結還需宗主自己來解開。

  同時許多人心中震驚,早就聽聞他們的宗主,曾經和龍武門的始祖,烈焰戰神有過一段感情的糾葛。

  只不過許多人都以為是謠言。

  而今,他們竟然親眼目睹了龍武門始祖和宗主的見面。

  從兩人的神情不難看出,傳言極有可能是真的。

  只不過他們沒有想到,居然能夠在這里看到烈焰戰神,看到那平常只能夠瞻仰其雕像的傳奇人物。

  而藏在暗處一直在窺視的柳涇源,此刻嚇得亡魂直冒。

  他怎么可能認不出林晨?

  當初,林晨崛起于神武大陸的時候,柳涇源有幸親眼目睹過林晨一次,那時候的他還只是武道之上星極境的一個小修士。

  這么多年過去,柳涇源已經修煉到化真境,但是林晨的樣貌,他始終銘記在心。

  這一次再見林晨,他可以肯定,這就是當初那個幾乎以一己之力,瓦解羽化神朝的赤龍門主!

  柳涇源當即不敢再有任何的停留,頭也不回地倉皇逃離。

  以后再借他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再來靈元宗撒野。

  …

  而在林晨離開不久之后,葉軒也來到了靈元宗。

  姐弟見面,自然是非常欣喜。

  不過,葉軒很快就看到了葉玲兒眼角淚水的痕跡,以及那一絲難以掩藏的落寞和哀婉。

  “姐,你怎么了?”葉軒關切問道。

  葉玲兒低聲嘆息道:“我看到他了。”

  “他?”葉軒似有疑惑,但很快明白了姐姐口中所說的“他”是誰。

  “姐,你后悔了是嗎?”葉軒看著葉玲兒。

  葉玲兒沒有回答。

  但是,答案也明顯。

  在那一場世紀婚禮舉行的大雪之夜,葉玲兒曾經說過,自己再也不會留下后悔的眼淚。

  可是她終究沒有做到!

  “一切都已經過去,后悔也沒有什么用。林晨已不是我們所能夠企及的!”葉軒輕輕地拍了拍葉玲兒。

  葉玲兒深了一口氣,點了點頭。

  如果再來一次,她會無條件地支持林晨,站在林晨的身邊,尊重他的一切抉擇。

  但是,這世上沒有如果,只有結果和后果。

  …

  …

  林晨和孟曉霜靜靜地走著。

  這些天來,他們就像是兩個普通人,沒有高絕的武道造詣,沒有君臨天下的身份和權勢。

  讓心靈回歸到寧靜,除了自身,一切都拋卻到一旁。

  他們走過一座座大山,跨過一條條大河,進入一座座大小不一的城池,看過無數張面孔,聽過無數不同的口音。

  在暴風雨降臨之前,他們珍惜著最后這一刻的寧靜。

  感受著難能可貴的平淡和真實…

  或許,武道之巔的盡頭,也不過是一切都重歸寧靜罷了。

  “晨哥。”孟曉霜抬起頭,仰視著身邊的林晨。

  “嗯?”林晨微微一笑,向孟曉霜溫柔繾綣的目光。

  “如果…一切都安定了下來。我們就回到這神武大陸,安安靜靜地生活,可好?”孟曉霜低聲道。

  林晨沉默片刻,隨后目光眺望遠處的天際,深了一口氣。

  “好!”他重重點頭,這一次劫難若是渡過,那就讓一切歸于寧靜。

  …

  不久之后,林晨回到圣域。

  圣域壓抑的氣息,比過去似乎更加沉重。

  天空之中,能夠明顯感覺到,有著混亂的空間之力在不斷波動。

  圣靈始祖何時降臨圣域,未必可知。

  但想來,并不會太久了。

  林晨開始閉關。

  這段時間在神武大陸,他又有感悟。

  尤其是和曉霜一起行走在神武大陸的每一個角落,將心緒全部放空,反而因此有所感悟。

  這一次閉關,又是三千年。

  外界也過去了二十年。

  林晨再次突破,晉級為巔峰神帝。

  如今以林晨巔峰神帝的修為,再加之太古之身,實力比之過去,強大了不少。

  即便是其他的巔峰神帝,再和林晨一戰,恐怕在他的手里,也無法堅持十息的時間。

  若是對方稍有大意,林晨甚至有把握在三息之內,便擊殺巔峰神帝。

  但是,林晨知道自己的實力依舊不夠!

  他回想起圣靈始祖的實力,尤其是對方所掌控的命運之力,太過于玄妙和強大。

  更何況,這些年來,林晨有突破,圣靈始祖怎么可能還停留在原地?

  圣靈始祖當初在成就主宰之后,第一時間便殺至神人域。

  他甚至連命運之力都沒有徹底掌控。

  而如今,數十年過去,他在時間陣法當中,同樣修煉了幾千年,他的修為已經完全鞏固,可想而知,他的戰力必然會大幅提升。

  站在龍武城的城墻之上,夕陽灑落,映照在林晨那凝重的瞳孔之上。

  他仰視著頭頂蒼穹,那里虛空波動越來越劇烈。

  “很快了吧!”

  林晨眸光閃動,從上方迫而來的危機之感,已經越來越重。

  整個圣域,都能夠感知到。

  所有人都像是頭頂上懸著一把劍,無比的壓抑和沉重。

  “門主,有一個叫葉青的后輩前來求見。他說是你的記名弟子,并且他身上有你的元神印記!”

  就在這時,有人來到林晨身邊,告知他有人求見。

  “葉青?”

  林晨聞言,神色微動。

  他當真有許久沒有記起葉青了。

  曾經為了尋找本源之力,他前往一個天玄界的地方,附身在葉青的身上。

  而后,他幫助葉青復活,但卻也因此借用了葉青身一段時間。

  葉青骨很不錯,天賦極佳,在林晨的元神控制之下,他的身很快修煉到了圣境。

  但林晨在離開的時候,封印了葉青的修為,同時也封印了他的部分記憶。

  當時葉青要拜林晨為師,林晨將之收為記名弟子,并且說若是有朝一,他能夠來到圣域,找到自己,就正式收他為徒。

  “想不到,他真的來到了圣域。”

  很快,林晨見到了葉青

  葉青已經從過去那個青澀的男孩,成長為一個道藏境的武者。

  時間并不算長,葉青沒有時間陣法,但是他能夠從天玄界來到圣域,并且修煉到道藏境,可見他的天賦的確非同一般。

  不過,當初林晨在他的體內,留下來一道元神印記,給了他非常大的幫助。

  “葉青拜見師尊!”

  葉青見到林晨,便是恭敬地上前跪拜:“師父,當年你和我說,若是有朝一,我能夠來圣域找到你,就收我為正式弟子!現在,弟子我做到了!”

  林晨欣慰地點了點頭:“葉青,從即起,你就是我的正式弟子。”

  葉青臉上出了由衷的笑意。

  這么多年來,他心里一直有著這一股執念,就是為了能夠來圣域,找到自己的師父!

  沒有人知道,葉青這些年來,經歷了多少的苦難和困頓,但是找到師父,拜入師門,就個目標,就像是一盞永遠熊熊燃燒著的望之塔,指示著葉青前進的方向。

  “可惜…大難將至,我收你為弟子,恐怕也未必剩余多久的時間來指點你修行了。”

  林晨看著激動的葉青,微微搖了搖頭。

  “師父,究竟是怎么回事?”葉青不解地問道。

  隨后,林晨把將要發生的事情,告知葉青

  “葉青,如果你現在有了悔意,可以離開這里,我可以送你回天玄界。若是沒有師徒關系,或許對你而言,反倒更好!”林晨看著葉青說道。

  葉青搖了搖頭,他的目光很堅定:“不!師父,一為師終身為父。若是沒有師父您,我葉青早就已經死了。如今大敵將至,即便我葉青實力不濟,但也絕不會茍且偷生。”

  “師父,我會和你站在一起,共同敵,哪怕戰死,也絕不退縮!”

  “好!既然如此。為師便為你準備拜師禮。你且在這等著!”林晨說罷,進入玄冥府,開始煉制飛劍以及丹藥。

  不久之后,林晨離開玄冥府。

  “葉青,這是為師給你打造的飛劍,名為青。”林晨一揮手,一道青芒飛出,一柄利劍懸空,其上有著青芒綻放,就像是燃燒著青色的火焰。

  “青劍!”葉青接過飛劍,跪拜在地“多謝師尊!”

  葉青無法看出這柄飛劍的品級,但是他可以肯定,這柄劍,絕對是一件無上寶物。

  事實上,的確如此。

  煉制這柄飛劍,林晨灌注了自己的心血,用了最為珍貴的材料。

  這柄劍,可以說是當世第一劍。

  再沒有一柄劍,能夠在品級上勝過青劍一籌。

  “另外,這里面是為師贈與你的一些丹藥和法訣。你好好修煉,不過,為師提醒你,不要太過于依賴丹藥。丹藥終究是外物,若是能夠自行參悟,就不要借助丹藥突破。”林晨又將一枚儲物戒指拋出。

  葉青接過戒指,鄭重點頭。

  接下來的時間,葉青開始閉關修煉。

  他深知自己的修為境界太低了。

  原本修煉到道藏境,他以為自己已經是圣域當中的頂級強者。

  但是來到了龍武城,見到了師尊,看到了師尊身邊諸多的強者,他才知道,自己的想法無異于井底之蛙。

  他也知道,林晨是這個世界上,所有人族當中最強的神帝。

  但是強如師尊,依舊有著不可戰勝的敵人。

  而且,這個敵人,在不久之后,可能就會降臨圣域。

  葉青才知道,自己的這點微末修為,根本不值一提。

  所以,他要抓緊一切時間修煉,要盡快地提升自己,這樣才能夠在大劫降臨之時,幫助到師父。

  和葉青一樣,其他人大多數都在這個時候,選擇閉關修煉。

  飛火神帝、薛青神帝、南宮神帝、暗影神帝、斗戰神帝、天盤神帝、琉璃神帝、破軍神帝,全部在閉關之中。

  就連孟曉霜也在閉關,沖擊帝境。

  孟曉霜已經在巔峰神王之境停留了一段時間,她沖擊帝境,已經有一定的把握。

  不過,林晨并沒有讓孟曉霜強行破關。

  他感覺到玄黃大界的帝境,已經趨于和。

  人族如今已有九名神帝,圣靈族也有八名。

  根據前不久的消息,天妖族又誕生了一名神帝。除了盤元妖帝和先知妖帝以外,又有一名封河妖帝。

  整個玄黃大世界,足足有二十名神帝。

  這是前所未有的大勢。

  但卻也令得這個世界,變得更為暗涌和風波詭譎。

  以玄黃大世界的規格,尚且無法承載這么多神帝,所以不久之后,必然會有神帝隕落,甚至可能隕落的不在少數。

  林晨不想讓孟曉霜以身涉險。

  “轟隆隆…”就在這一

  突然,驚雷般的巨響,從天空之中傳來。

  整個圣域世界,都陷入劇烈的震顫之中。

  天空不斷出現一個個巨大的黑,一條條恐怖的深淵鴻溝,出現在天幕當中。

  仿佛整個世界斷層了一般,整個天穹,如要垮塌,朝著下方的大地傾軋下來。

  “來了么?”

  行走在城墻之上的林晨,停了下來,仰頭看向天空。

  天穹變得越來越混亂,在那些宛若末世降臨般的黑或者黑色鴻溝之中,逐漸有著耀眼的白色光線滲透而出。

  那些黑色的裂,變得越來越混亂,虛空逐漸裂開成無數的碎片,而后狂的涌動在一起。

  最后,整片天幕,都變成了如同翻滾的黑色云海。

  但那些白芒,卻像是一柄柄白色的利刃,將黑色幕布切開,從里面星星點點的滲透出來。

  不多時,那些滲透出來的白光便是匯聚在一起,變成了一張巨大的且模糊的臉。

  此時的圣域之中,幾乎所有人都在關注天空上的異象。

  這些年來,每一圣域的天空,都在不斷地暗涌,壓抑的氣氛籠罩著整個圣域的大地。

  所有人都知道,圣域的大難將至。

  但是,這一天究竟什么時候降臨,沒有人知曉。

  許多人活在壓抑之中,這種如鯁在喉、如劍懸頭的感覺,讓許多人近乎瘋狂,甚至有人巴不得這一到來。

  因為這種壓抑的感覺,是在太讓人難受。

  而這一,天空之中突然生出的異象,極有可能表明,終歸要來到的這一,終于降臨了!

  那張白色的臉孔,逐漸地變得凝實,不久之后,便成為了一張無比清晰的臉。

  正是圣靈始祖的臉。

  他冷漠的眼神,俯瞰著這片大地,有著宛若天威一般的漠然氣息,從蒼穹之上垂落而下,覆蓋著整個圣域。

  飛火神帝、薛青神帝等人,皆是感受到了此刻天地當中的異變,全都來到林晨身邊。

  “圣靈始祖來了…”

  飛火神帝的眼中,有著前所未有的凝重。

  “要來的,終歸要來!”林晨眸光閃動。

  “林晨!”

  圣靈始祖的臉清晰地浮現之后,他張開了嘴,聲音如洪、如驚雷,從天而降,在整個圣域之中回響。

  “羽化神帝!”

  林晨昂首,直視圣靈始祖。

  “應你之約,我來了!”

  圣靈始祖氣息如天如海,在他那張臉的周圍,虛空在劇烈的波動不止。

  不久之后,他從虛空之中走出。

  那張覆蓋了一大片天空的巨臉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圣靈始祖完整的身影。

  他凌空虛度,踏空而來,氣息如洪。

  在他的身后,則是跟著圣靈族一眾神帝強者,以及諸多氣息強大的神王。

  幾個呼吸后,圣靈始祖,便來到了龍武城。

  他站在龍武城外的上空,俯瞰著下放的林晨。

  “林晨,我來了。”圣靈始祖看著林晨:“你現在可以將世界之樹以及你身上的太初之血出來了…”

  圣靈始祖說話的同時,一股極為強大的規則氣息,瞬間朝著林晨籠罩過來。

  剎那間,在林晨周身,時空扭轉,一股恐怖的命運之威,籠罩而至。

  林晨周身規則之力瞬間暴涌而出,無盡的規則紋絡,在不斷地絞動。

  “果然!羽化神帝,比當年要更加強大了。他對于命運規則的操控,更為完美。”林晨瞳孔微縮。

  “嗡嗡…”

  就在此時,龍武城的護城大陣開啟。

  一條條陣紋如利刃一般切割而來,將圣靈始祖的規則道紋切斷,隔絕在龍武城外。

  “呵…”圣靈始祖嗤笑了一聲:“林晨,時至今,你認為以你的陣法,還能夠擋住我么?”

  “確實不能!”林晨點頭。

  圣靈始祖剛才不過是試探罷了,他并未全力攻擊,否則龍武城的護城大陣,的確支撐不了幾個回合。

  以現在圣靈始祖的境界和實力,即便是源陣,也不過形同虛設。

  因為他一個念頭,就完全可以瓦解任何陣紋,他的意念,便能夠形成無盡道紋,衍化出無數陣法。

  “如你之言,這些年我的神界,并未傷及任何人族。而今我來圣域,就是為了世界之樹和太初之血。你將這兩樣東西交給我,我還是可以向你保證,我不會殺任何一個人類!”

  圣靈始祖含笑說道,似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林晨哂然一笑,并非是他不相信圣靈始祖。

  到了圣靈始祖這個層次,他說不會去殺任何一個人類,那他就能夠做到。

  正如這些年他在神界,圣靈始祖按照約定,并沒有對人族展開屠戮。

  那是因為他已經晉級了主宰這個層次。

  主宰之境,掌控了命運規則,完全能夠開辟自己的大世界,創造生命,掌控蒼生。

  所以,在主宰之下,任何人的生死,對于主宰而言,都沒有任何意義。

  即便是神帝,在主宰眼中,也如螻蟻和塵埃一般。

  所以,圣靈始祖無需發動對人族的大戰,這種種族大戰對他來說,同樣沒有任何的意義。

  他來到圣域,就是為了世界之樹和太初之血。

  當然,于他而言,更重要或許還是世界之樹。

  因為世界之樹,一直就是他的執念,從圣靈始祖誕生開始,他就想要得到世界之樹,并且將之毀滅。

  因為只要有世界之樹的存在,就會克制圣靈族。

  甚至讓圣靈始祖都感覺到不安。

  所以,圣靈祖從一開始就想要得到世界之樹。

  當初在玄冥神帝的手里,圣靈始祖只差一步就得到了世界之樹,但是玄冥神帝在隕落之前,將之封印在玄冥府,留在神武大陸和圣域的一條連接通道之中。

  圣靈始祖終究差了一步,這也使得世界之樹,成了他一直念念不忘的執念。

  但是,話說回來…

  如今世界之樹在林晨的手里。

  林晨又怎么可能將世界之樹親手出。

  世界之樹已經認林晨為主,這和太初之血一樣。

  想要從林晨身上真正離世界之樹以及太初之血,除非讓林晨殞命,將他的命格和玄黃大界徹底切斷。

  唯有如此,世界之樹和太初之血,才能夠順利地重新認主。

  倒不是因為林晨怕死。

  若是以他之死,換取整個人族的永世安寧,換取兒、父母,以及所有的親人的安寧和無憂,他并不會有任何畏懼。

  但事實上,即便他死,他所有的親人,乃至于整個人族,并不可能因此而幸免于難。

  即便圣靈始祖不會親手殺一個人類,但是其他圣靈族,可沒有如此承諾。

  可以預料,若是林晨真將世界之樹和太初之血出,無需多久,整個人族,必然會徹底淪陷。

  林晨,并非是茍且貪生之輩。

  但也絕不會做出無腦送死的舉動。

  就如當初他沒有選擇繼續留在神界一樣。

  林晨從未覺得自己的品有多完美,他也會有私心,也會為自己或者自己身邊的親人、朋友去考慮更多。

  但是,在大義面前,他的潛意識會讓他做出理所應當的抉擇。

  但這一切,絕非是盲目地送死。

  無畏的死,沒有任何價值,并不是勇敢,而是愚昧。

  “羽化神帝,想要世界之樹,還需你自己來取,讓我出來?絕無可能!”林晨冷聲道。

  圣靈始祖哈哈一笑:“好!既然如此,那我只能自己來取了!”

  圣靈始祖話音尚未落下,林晨已是沖天而起。

  下一刻,他已是來到九霄之上。

  圣靈始祖緊隨而來,他周身規則之力繚繞,身形虛實不定,如在虛空之中沉浮。

  “唰!”

  沒有任何廢話,圣靈始祖一掌朝著林晨拍擊而來。

  整個世界,都如囊括在這一掌之中。

  空間封鎖,時間凝固,命運規則彌漫諸天。

  對命運規則的掌控進之后,圣靈始祖的空間規則和時間規則的施展,明顯更為完美。

  面對圣靈始祖這一掌,林晨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他跨步而出,周身規則之力爆發到極致,同時太古之身的力量,亦是如火山般發!

  “轟!”林晨一拳轟出。

  全部力量在拳頭之上爆發開來,朝著圣靈始祖的的大掌轟去。

  虛空顫鳴,濤翻涌。

  “咔咔…”

  在林晨周身,規則道紋全部崩斷、碎裂。

  一股駭人至極的力量,迫在他的身上,使得林晨整個人直接震飛出去。

  與之同時,無形的命運規則瞬間趁虛而入,侵蝕林晨周身。

  這一瞬間,林晨的身,以眼可見的速度開始衰竭,他那一頭在空中瘋狂舞動的黑發,同樣以極快的速度褪去顏色,變得銀白如雪…

  瞬間白頭!

  林晨被命運規則所侵蝕,看上去幾個呼吸的時間,變得極為蒼老。

  就如一個凡人,瞬間被剝奪了百年壽元,大限將至!

  但好在,林晨的身早已達到了極致,功參太古,加之體內太初之血強橫的恢復能力,即便面對命運規則的侵蝕,枯朽衰竭的身,依舊在不斷恢復。

  這樣的情況使得林晨的一頭長發,不斷黑白變換,生機亦是不停地起伏。

  而此刻,圣靈始祖的第二掌已經襲來!

  掌印如山,層層疊疊,遮天蔽,宛若重重太古之山,從九天之上鎮而下。

  規則之力所凝聚而成的云,在九重天上不斷翻涌,連同整個天地,皆是劇烈的震顫不止。

  人心惶惶,所有人皆是驚惶地仰望上方天穹。

  諸多的神帝,乃至神王,都能夠看清楚天穹之上虛空深處的這場戰斗。

  但絕大多數人,都無法親眼目睹。

  不過即便如此,那浩大的聲勢,席卷的余波,以及引動的天地震顫,皆是讓所有人都身臨其境。

  所有圣域之人,皆是屏住呼吸,在內心祈禱。

  他們希望林晨能夠贏得這一場戰斗,唯有如此,圣域乃至整個人族,才能夠得以延續。

  林晨周身氣翻滾,大風如鼓,甚至將他的臉孔都吹得泛起了層層褶皺。

  “吼!”林晨長嘯如龍,周身金焰織,九條龍紋虛影瞬間飛騰而起,縈繞籠罩周身天地。

  同時,密密麻麻的劍氣,透體而出,形成了一方浩瀚劍陣,擊圣靈始祖而去。

  “轟隆隆…”天地巨震,如萬千道雷劫齊鳴,天地被擊穿,恐怖的威勢,直接撕裂層層虛空。

  劍氣被抹滅,飛劍崩裂,掌影橫掃寰宇,將無盡的規則道紋盡皆抹去。

  隨后這股巨力,拍擊在林晨身上。

  “噗!”林晨口鮮血,周身裂,血如注。

  他的身子完全失去了控制,朝著下方以宙光般的速度墜落而去。

  “轟!”大地巨震。

  一個巨大的手掌印,足足有萬畝大小,出現在巨靈大陸。

  這是圣靈始祖的一掌,掌印烙印在圣域這片大陸之上,深達百丈,站在掌印的邊緣,如臨深澗,讓人絕望。

  而這一掌所帶來的余波,遠遠不止如此。

  恐怖的勁力,沿著掌印的邊緣,朝著整個大地延伸開去。

  一條條巨大的裂崩裂出現,霹靂啪啊的聲響不斷傳來。

  整塊巨靈大陸,在這一刻就像是一塊瓷片一般被砸裂開來。

  大地開始不斷搖晃、巨震,火山薄,瘋狂地吐出高達百丈的巖漿。

  就連整個圣域的無盡之海,也在這一刻,不斷掀起狂濤駭,像是一個不斷搖晃的巨大水盆,其中的水要潑了出來。

  這一刻,整個巨靈大陸乃至整個圣域,皆是人心惶惶。

  他們才明白,真正的強者,恐怖到何等的層次,隨意一擊,當真能夠天翻地覆。

  這還是林晨在二十幾年前,就讓公孫谷、磨弘等人布置了大量的空間源陣,將圣域的空間得以加固的情況。

  否則,圣域的空間,必然會更加脆弱,甚至可能在遭到圣靈始祖的連翻攻擊之后,便是徹底崩潰,無數生靈了會陷入混亂的空間

  掌印之中的林晨,大口咳血,但他依舊站了起來。

  強大的太古之身,使得他身的防御能力,遠超他人。

  “終究還是低估了主宰境界的力量!”

  林晨深了一口氣,身的傷勢很快恢復。

  但此時他已清楚地認識到自身力量和圣靈始祖之間的差距。

  “根本無可匹敵。我的身力量,完全被命運規則壓制。無法撕裂規則,就無法攻擊到他!”

  “在主宰的面前,任何一切力量,即便是太古之身,也是徒勞!除非…我的力量,還能夠再次提升一大截,而且必須是一大截!”

  林晨從深坑之中飛出,來到地面上。

  他身傷勢雖然恢復,但周身血跡斑駁,而且元神遭到了不小的創傷。

  “門主!”

  “晨哥…”

  “晨兒…”

  所有人的目光,皆是落在林晨身上。

  飛火神帝、孟曉霜、林戰、晨曦…

  一道道目光,或是關切,或是擔憂,或是驚恐、彷徨…

  林晨和圣靈始祖這一戰,有很大的可能,便是決定整個人族的未來。

  沒有一個人族,希望林晨戰敗。

  但此時的情況看來…

  林晨已經處于戰敗的邊緣!

  “哈哈…”圣靈始祖大笑,聲如洪濤,席卷天地。

  他以指為劍,朝著林晨斬來。

  劍芒之上,命運規則無比凝練。

  無形的力量,讓人心神戰栗,生出無力之感。

  “嗤嗤…”

  劍芒所過之處,一切化成齏粉,就連空氣當中的塵埃,都被斬成虛無。

  “太強大了!”

  這是滅世之劍!

  這樣的一劍,完全可以斬盡世間一切!

  “林晨,這一劍,斬你綽綽有余了。”

  “倒是沒有想到,你居然有這般頑強的抵抗之力。”

  “但是,你終歸殞命在此!”

  圣靈始祖臉上始終浮現著淡漠的笑意,他如掌控著一切。

  這世間一切的生靈,皆是難逃他所掌控的命運規則。

  林晨元神戰栗,此刻他如同化成了一株參天大樹,須扎入虛空萬界,冠蓋延伸到諸天寰宇。

  無盡的狂風,從四面八方涌來,如要將他連拔起,將他的樹葉吹落、枝干折斷。

  而林晨,避無可避。

  他心中生出了無力之感。

  這種命運被他人所掌控的感覺,讓他如墜深淵。

  隨著那道劍芒的近,這種無力之感,變得越加的深切。

  “門主,我來助你!”

  就在此刻,一聲大喝傳來。

  天盤神帝飛身而至,他周身天盤四秘爆發,化成了一輪巨大的天盤,在虛空之中,轟隆隆地碾轉動。

  “快退!”

  林晨下意識大喝。

  但已經來不及。

  圣靈始祖的劍氣,斬在天盤之上。

  那散發著彩光華的巨大輪盤,被一劍斬破。

  天盤神帝亦是被劍氣斬中,他的身,連同元神,皆是瞬間四分五裂。

  天盤神帝隕落!

  而林晨,則是在這一瞬,破開規則封印,往后倒飛出去。

  “你逃得了嗎?”

  圣靈始祖大笑,跨步而來。

  整個虛空,皆是彌漫著他那強大的氣息,仿佛無處不在。

  逃?

  林晨自嘲一笑。

  他自然知道,這玄黃大世界,縱然有億萬小世界,但能逃到哪里去?

  但他真的不甘心就這樣死在這里。

  他不想死!

  他明明有機會,能夠突破到主宰之境。

  只是時間問題…

  他現在的時間遠遠不夠!

  給他足夠的時間,他有自信能夠步入主宰之境。

  若是自己成為主宰,林晨有絕對的把握,能夠擊敗圣靈始祖!

  圣靈始祖自然也意識到了這一點,所以他不可能再給林晨繼續成長的機會!

  圣靈始祖再次迫而來,周身劍意迸發,一道道如璀璨光華般的劍氣,懸浮于周身。

  強大的規則之力,再次化成無形的囚籠,將林晨封鎖其中。

  “嗖嗖!”

  破空聲傳來。

  兩道身影同時來到林晨身邊。

  “老大!我們來了!”

  侯飛咧嘴一笑。

  葉影沒有說話,但眸光卻是無比銳利和堅毅。

  “你們退下!”林晨沉聲皺眉。

  “老大。這可是你不對了…當初,我們三兄弟拜了天地,可是說了,不求同年同月同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死。此時你有危難,我們兩個,又怎么可能袖手旁觀?”侯飛咧嘴笑道。

  此刻,似乎在他看來,生死反而不再重要。

  葉影亦是點頭,他未曾說話,但他的神情已經足以說明一切。

  “門主!怎么能少得了我們?”

  這時,老青牛也飛了過來。

  平里這老家伙,似乎沒點正行。

  但這時候,卻也沒有任何退縮之意。

  隨后,神凰飛身而至。

  她站在虛空之中,一雙清冷的眸子傲視前方。

  當初,她和老青牛從妖帝遺跡當中跟隨林晨而出。

  林晨說送他們一場稱帝的造化,林晨做到了。

  而他們,卻也因此選擇跟隨林晨左右。

  隨后,飛火神帝、破軍神帝、琉璃神帝幾位神帝,全部前來,站在林晨身旁。

  所有人,皆是有著誓死如歸之意。

  在侯飛、葉影等人來到林晨身邊的同時。

  圣靈族那邊,八名圣靈族的神帝,也來到圣靈始祖旁邊。

  圣靈始祖淡漠一笑,擺了擺手:“你們退下吧。于我而言,他們和芻狗無異!”

  圣靈始祖一揮袖袍,頓時一股宛如天地降臨般的威壓籠罩而來。

  空間規則、時間規則以及命運規則,完美地組合在一起,便是世界之力。

  這時構架天地的力量。

  同樣也能夠在短瞬之間,破壞世界。

  “嘩!”風席卷,天地傾覆。

  在林晨身邊,七名神帝瞬間白頭,生機近乎凋敝。

  根本沒有任何的阻攔之力。

  在主宰的面前,即便是神帝,也是如同芻狗。

  而圣靈始祖,則如這方天地。

  他便是天地,掌控這世間一切…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退開…”

  林晨大喝,他周身生機亦是近乎枯竭,但比之其他人,情況要好處不少。

  揮手之間,他將其他人全部推至千丈開外。

  “說過,于我而言,你們皆是芻狗。不過倒是你,林晨,讓我有那么一點意外。”圣靈始祖一步步朝著林晨走過來。

  林晨的一頭長發,已經變成了銀白,而且并沒有在短時間內變成黑色。

  他體內所凋零的生機,恢復的速度也比過去要慢了太多…

  圣靈始祖的命運之力,完全將他壓制,甚至已經穿了他的身,侵入了他的四肢百骸,將他的身之力完全鎮

  “這一切,就要結束了么?”

  林晨的腦海之中,一個微弱的聲音在回

  這是他自己的聲音。

  這一瞬間,過往無數的畫面,一幕幕以極快的速度在他的眼前浮現。

  有人說過,人將要死的時候,過去的往事,會無比清晰地以回憶的方式呈現在眼前。

  此刻的林晨,就是這種感覺…

  他看到自己當初在神武大陸林家的武祠內接受血脈的洗禮,看到了武魂“奎蛇”的顯化。

  看到了自己從林家走出,進入靈元宗…

  從神武大陸,到圣域,再到神界…一步步登臨更高的武道之峰,每一次都會留下最為刻骨銘心的畫面。

  此時此刻,一幕幕飛快而又如此清晰地呈現在眼前。

  但很快,所有的過往,都會飛灰湮滅,如浮云塵埃,消散于世間。

  “師父!”

  突然,一道聲音傳入林晨識海。

  同時,一道金芒沒入林晨體內。

  林晨瞬間如浸入溫泉之中,周身傳遞而來的是暖洋洋的感覺。

  與之同時,他體內近乎衰竭的氣血,在這一瞬間竟然再次變得充盈起來。

  原本凋零的生機,也再次瘋狂生長,如雜草一般肆意的蔓延。

  幾個呼吸之后,他體內的生命氣,竟是全然恢復。

  除此之外,林晨感應到自己的體內,多出了另外一塊原本不屬于自己的東西。

  這塊東西,有著非常熟悉的氣息。

  和林晨體內的太初之血,相互呼應。

  “太初之骨!”

  林晨自然意識到,體內突然多出來的東西,便是太初之骨!

  這塊太初之骨,本是屬于葉青的東西。

  當初在天玄界,林晨附身在葉青身上的時候,就知曉他體內有太初之骨。

  但是,林晨并未生出奪取之念。

  想不到,今葉青居然主動將太初之骨讓給林晨。

  但是…

  太初之骨和太初之血都一樣,既然選擇認主,就極難再另擇主人。

  除非…原來的主人,已經隕落,命格和玄黃世界徹底斬斷了聯系。

  “青!”

  林晨看向葉青

  此時的葉青,體內不斷出金色光芒。

  隨后,這些金芒,化成了金色火焰,葉青的血,以及所有的生機,便是在金色的火焰之中不斷燃燒耗盡。

  “你怎么能這樣做?”

  林晨咬牙,看著葉青

  “師父!”葉青逐漸虛幻的臉上,出了由衷的笑容:“我這條性命,都是你給的。如若不是師父你當年出現,我早就已經死在天玄界了。”

  “能夠拜入你的門下,我真的非常高興!”

  “弟子也不知道,這樣能不能夠幫到你…弟子只是希望,能夠在面對危難之時,幫助師父分憂!”

  葉青的聲音,變得越來越越虛弱。

  最終,那團金焰消失。

  葉青的聲音落幕。

  同樣的他的氣血,乃至于他的身,全都化盡。

  他以身化道,元神消散,只為將太初之骨轉移給林晨。

  “我的傻徒兒!”林晨深了一口氣,他收葉青為弟子,還來不及教導他,卻反而讓葉青以身化道,將太初之骨轉移給自己。

  “若是為師能夠讓你重生,必然將太初之骨還給你,并且贈與你一場曠世造化!”

  這時候,圣靈始祖已是察覺到不對勁。

  在剛才那道金芒飛入林晨體內的瞬間,他感應到了太初的氣息。

  圣靈始祖知道太初之血在林晨體內,那么剛才那道金光…極有可能就是太初之骨!

  “林晨…剛才…那是太初之骨?現在已經融入你的體內?”圣靈始祖微瞇著眼問道。

  “沒錯!”林晨點頭,此時在他體內,太初之骨,已經完全和血融合,成為了林晨身的一部分。

  太初之骨和太初之血,相互呼應,完全融合,使得林晨的身,再次發生蛻變。

  他的身之力,已經超越了太古之身的層次。

  而且,他的元神,也在這一刻,于無盡的太初之力當中,感應到了天地的意志。

  無盡的命運規則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宛若旋渦一般瘋狂地旋轉于林晨周身。

  隨后,盡皆從他的頭頂灌入,朝著他的體內匯聚過去。

  “不好!”圣靈始祖面色大變。

  他自然能夠看出,此刻林晨身上所發生的變化,正是修為境界的蛻變。

  當初,圣靈始祖從半步主宰跨入到主宰之境,正是如此景象。

  林晨則是直接從神帝之境,一步跨入主宰,直接邁過了半步主宰這個過渡階段。

  圣靈始祖連忙出手,他深知絕不能讓林晨突破。

  狂暴的規則之力,化成無數凌厲的劍氣,朝著林晨絞殺而來。

  然而,林晨周身劍氣亦是不斷薄,織形成了一張張劍幕,不斷格擋圣靈始祖的劍氣。

  圣靈始祖長嘯一聲,武神符詔顯化,貼身不斷攻擊林晨。

  他拳腳不停地轟擊,狂暴的規則之力如同洪一般不停沖擊在林晨身上。

  林晨體內旺盛到極致的氣血發而出,在周身形成了一層防御護罩。

  雖然這層防御護罩,不斷被圣靈始祖擊破,但依舊能夠在極短時間內再次凝聚形成。

  嘭嘭嘭嘭嘭…沉悶的擊打聲響不斷傳來。

  圣靈始祖的攻擊如同狂風驟雨一般落下。

  林晨不斷被震飛,周身氣血護罩不停崩潰,又不停地凝結。

  雖然在林晨的體表,不斷崩裂出現一條條血痕,但是這些創傷,都只是淺層次的傷害,已經無法傷及林晨的根本。

  就連圣靈始祖自己也要一種錯覺,仿佛自己每一次攻擊,都像是普通人不斷擊打在銅墻鐵壁之上。

  “夠了么?”

  就在此時,被不斷擊退的林晨突然停了下來。

  他一頭黑發飛揚,周身氣勢完全蛻變。

  在他頭頂之上,風云在涌動,七彩之光凝聚,化成了旋渦和漫天的極光,如同夢幻般變換不息。

  林晨,已是成功地突破到主宰之境!

  “老大突破了!”

  侯飛忍不住狂喜,他一開口,發出蒼老的聲音。

  此刻,他老態龍鐘,如一個行將就木的垂暮老者。

  在他身邊,其他幾名神帝同樣如此,都如油盡燈枯一般,氣息奄奄。

  但此時,他們眼中,都洋溢著欣然的喜意。

  林晨終于成就了主宰之境。

  他已是真正的主宰,在修為境界之上,已是不弱于圣靈始祖。

  并且,他有著前所未有的強大身,將太古之血和太初之骨融合,甚至還有世界之樹!

  “該輪到你了!”林晨眸光如電,突然閃身而出,朝著圣靈始祖沖殺而去。

  圣靈始祖面色接連變換,但很快神色變得堅定下來。

  “也好!既然你已經成就主宰,正好可以公平一戰!”圣靈始祖說道。

  “嗖!”、“嗖!”

  兩人破空而去,直入九霄。

  戰斗再次爆發。

  所不同的是這一次,林晨不再只是處于被動的局面。

  兩人瞬息之間,手數百次,隨后分開。

  “很好,突破到主宰之境,你果然強大了許多!”圣靈始祖凝視著林晨,突然在他周身,規則之力化成了洶涌的洪

  空間規則、時間規則以及命運規則,這三種規則之力,化成三條巨大的洪,橫貫長空,如奔騰入海之勢,朝著林晨碾而來。

  林晨長嘯一聲,頭頂虛空有著無形的天地之力匯聚。

  同時,他也是操控著三種規則之力奔騰而出,和圣靈始祖的規則之力,兇悍地沖擊、碰撞在一起!

  轟隆隆…虛空不斷崩裂,無數層空間崩斷,可怕的余波朝著諸天萬界蔓延。

  圣域大片大片的土地巨震,崩裂出條條鴻溝,甚至連無盡之海,都出現了短暫的分裂。

  圣域之下,許多空間壁障靠得較近的小世界,同樣遭到劇烈波及。

  這些小世界當中的人,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許多人以為天劫降臨,甚至是末日來襲。

  戰斗依舊在持續,規則之力不斷碰撞、轟擊。

  兩人的規則之力,幾乎不相上下。

  雖然圣靈始祖稍微占據一點優勢,但是優勢極為有限。

  林晨在命運規則的領悟上不如圣靈始祖,畢竟剛剛突破到主宰之境,但是他有世界之樹在身,使得元神操控命運規則的能力進一步提升。

  如此,便是在很大的程度上,彌補了領悟上的不足。

  而林晨最大的依仗,并非是對于規則之力的領悟,而是他的身之力!

  “嘩啦!”

  他雙臂探出,宛若兩條太古神龍,撥云退,擁有翻天之威。

  密密麻麻的規則之力,直接被林晨雙手撥開,他劈開規則洪,身如不滅法則,不斷出拳轟擊。

  轟隆隆…轟隆隆…拳風如雷!

  每一次轟擊,都會引動九天驚雷般的巨響。

  九霄上的天穹,不斷地炸裂,一個個恐怖的黑色深淵當空出現。

  圣靈始祖不斷回擊,但卻是逐步后退。

  林晨強橫的身之威,極具迫,且緊而來,讓圣靈始祖越來越感覺吃力。

  兩人的碰撞之威,化成恐怖的規則之力,不斷從九霄垂落,如恐怖的毀滅之力,降臨在圣域。

  “轟!”巨靈大陸終是無法承受這般瘋狂的破壞力量,轟然解體。

  隨后,其他幾塊大陸,同樣如此,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沖擊和破壞。

  這一戰,對于整個圣域而言,乃是災難的。

  無數的生靈將會隕落于這一

  但對于幸存下來的人而言,或將是前所未有的大機緣。

  主宰大戰,散落下來的余波,不僅僅是毀滅,還有無盡的造化和機緣。

  那些散碎各處的規則碎片,無比的寶貴,將會成為無數武者崛起道路上的寶貴財富。

  同樣,這樣的一戰,也必然會引起天地大勢的改變,諸天的靈氣,必然會匯聚在此,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整個圣域都會非常適合修煉。

  這場如同毀滅之災,但卻同時孕育著無盡希望的大戰,足足持續了十一天。

  在第十二天,整個龍武城所在的區域皆是劇烈一震,接著轟然巨響從空中傳來。

  在這十幾天的大戰當中,龍武城遭到劇烈的沖擊,即便有護城大陣,依舊難以抵擋,城池大地裂,最為觸目驚心的是中間的一條巨大深淵…竟是將整座浩大的龍武城,生生撕裂成了兩半。

  此刻,在兩邊的龍武城內,無數人涌出。

  他們來到龍武城外,親眼目睹圣靈始祖被林晨擊敗,轟落在龍武城外。

  林晨一腳踩在圣靈始祖的身上。

  圣靈始祖,面如土灰,這一戰…

  他敗了!

  他敗得很徹底,至此再無翻身的可能。

  孟曉霜、林戰、晨曦等人,全部喜極而泣。

  侯飛、葉影、老青牛、神凰等人,也都是長吐了一口壓抑在口的濁氣。

  這一戰,太不容易。

  人族的生死存亡,系于一旦,好在最后的時候,林晨贏了!

  圣靈族的其他七名神帝,此刻皆是神色惶然。

  尤其是琉璃神帝,她從未想過,成就主宰的圣靈始祖居然也會被林晨擊敗!

  她和其他神帝,都是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

  “全都過來吧!”

  林晨淡漠的聲音,在圣靈族的這些神帝,已經神王耳畔響起。

  不容抗拒的威嚴彌漫。

  他們都知道主宰的強大,一念之間便能夠封印諸天,剝奪壽元,影響命格。

  沒有人敢再抗拒。

  就連圣靈始祖都敗在林晨手里,更何況他們這些神帝、神王?

  “羽化神帝。”

  林晨看著圣靈始祖,突然出手,五指朝著羽化神帝抓去。

  ‘嗡嗡…’

  一縷無形的氣息,被林晨從圣靈始祖的體內離!

  這是太初之氣。

  隨后,他張口一,將之納入體。

  太初之氣一入體內,便是很快和太初之血、太初之骨相呼應。

  一股無形的太初之力,瞬間在林晨體內形成。

  很快,林晨的身以及元神,皆是被這股力量所沖刷、洗滌。

  林晨的氣息,依舊在不斷地變化。

  那些織的規則之力,亦是不斷翻涌,并且在不斷地融合。

  這是真正的融合,變成另外一種全新的力量。

  任誰都能夠看出,林晨依舊在朝著更高層次在突破。

  所有人都是恭敬地站在一旁,就連被林晨放開的圣靈始祖,也不敢再有任何的放肆,他也恭敬地退到一旁,等待著林晨接下來的決斷。

  不久之后,林晨周身三種規則之力徹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唯一的一種力量。

  這種力量,呈灰色,如虛無一般,但卻由真實存在。

  并非是世界之力。

  世界之力,同樣由空間之力、時間之力以及命運之力疊加而成。

  但是,這種疊加,并非是真正的融合,而是構架。

  領悟了這三種規則之力,便能夠構架出一個大世界,操控世界之力。

  而林晨此刻周身所縈繞的這種灰色力量,乃是一種更為本源的力量,這種力量,真正將空間規則、時間規則以及命運規則融合為一!

  這便是混沌之力。

  或者,稱之為道!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

  道乃混沌,化為太初,便是太初之氣、太初之骨以及太初之血。

  林晨已入混沌,成就混沌之身,太古之身,和主宰之境的元神完全融合,化成混沌之體。

  他就是混沌,就是道。

  圣靈始祖,以及其他人,此刻都能夠感覺到林晨身上的變化。

  僅僅是從林晨身上滲透出來的一絲氣息,就讓他們再無法生出任何的違逆和褻瀆。

  林晨伸出一手指,在虛空之中連點兩下。

  很快,天盤子出現,葉青出現。

  這兩人,都是死在這一次林晨和圣靈始祖的大戰之中。

  天盤子是替林晨擋了圣靈始祖的一劍。

  而葉青,則是為了將太初之骨轉移給林晨,以身化道。

  而此刻,林晨只是徒手一點,便讓這兩人再次復活。

  圣靈始祖心中無比震驚。

  雖然他掌控了完整的命運之力,能夠創造生命,但是卻無法如林晨這般,直接復活玄黃大界的生命。

  也就是說,圣靈始祖可以憑空創造新的生命,卻無法憑空復活死去的生命。

  然而,林晨卻是一念之間便能做到!

  無疑這更是說明,林晨已經達到了一個比主宰更高的層次。

  當即,圣靈始祖再無任何想法,直接跪了下來。

  其他人見圣靈始祖下跪,也都紛紛下跪,無比恭敬地朝著林晨行禮。

  他們不知林晨究竟是什么修為,但林晨身上所溢散出來的氣息,讓他們不由自主地生出頂禮膜拜之感。

  甚至就連侯飛、葉影、老青牛等人,都要不由自主地給林晨下跪。

  不過,一股無形的力量,將他們托起,阻止他們下跪。

  “師父!”葉青驚愕地看著林晨。

  天盤子亦是詫異不已。

  他分明已經殞命在圣靈始祖的劍下,為何又死而復生。

  但很快,他們便意識到,這一切都是因為林晨…

  林晨朝著天盤子和葉青微微點頭,示意他們先等候到一旁,隨后目光落在圣靈始祖身上。

  “羽化!”

  林晨看向圣靈始祖。

  “在!”

  羽化神帝無比恭敬。

  “你出生于人族,卻生出叛逆之心。數典忘祖,要殘害租族,本是死罪。但我念你修煉至主宰,功參造化,已是實屬不易,便饒你一命!”

  說話的同時,林晨再次揮手,一株無比巨大的世界之樹出現,懸浮于天空之中。

  在這株世界之樹顯化的同時,從圣靈始祖的體內,有著絲絲縷縷的白芒離出來,被世界之樹納。

  “圣靈之力,并非是什么更為高明的力量。那是人心當中惡的原罪,人族從誕生之便有之。”

  “世上皆以為,擁有惡之力,便擁有了通往成功的捷徑,殊不知不勝正。”

  “你掌控了惡的力量,以為自己高人一等,另立圣靈族,試圖顛覆人族,卻不知你的意圖是何等可笑。”

  “即便這一次你殺了我。但是,世界之樹終歸不會毀滅,它代表著正義,代表著世界秩序。不勝正,終有一,它會鎮惡的力量。”

  圣靈始祖聽聞林晨之言,便是聆聽大道天音。

  加之他體內的圣靈之力被剝離出來,頓時如醍醐灌頂。

  “我明白了!”圣靈始祖五體貼地,恭敬膜拜。

  “我雖饒你死罪,但你活罪難逃!”林晨又道:“我將你貶為十世塵埃、十世畜生、十世凡人,歷經世間九千大劫難,洗練道心澄明之后,方可再入修煉之道。你服否?”

  “弟子,服!”圣靈始祖已是自稱為弟子。

  林晨是道,他受道之教誨,且如今已是主宰之身,當稱林晨為師,也算有資格稱林晨為師。

  “好,去吧!”

  林晨一揮手,圣靈始祖化成了一顆塵埃,劃入虛空深處,漂泊至億萬小世界當中。

  “你,寒冰神帝,當誅!”

  林晨眸光掃向寒冰神帝。

  “不!”寒冰神帝惶恐大喊。

  但她的聲音,瞬間消失,連同她的元神、身,全部化成虛無。

  一念之間,從有到無!

  “還有爾等圣靈族神帝、神王,皆要承受十世輪回,三千劫難之苦!”

  林晨看向圣靈族的這些神帝、神王。

  此刻,他們都是無比虔誠地跪在地上。

  隨后林晨揮手之間,這些神帝、神王,全部化成了種種生靈,落到不同的小世界當中。

  懲罰完之后,林晨并未停下來。

  他虛手朝著世界之樹抓去。

  世界之樹顫動,枝葉拂擺,氣蓬

  與之同時,從虛空之中各個方向,有著無數的白芒匯聚而來。

  “這些都是圣靈之力,是已經泛濫的惡力量,我今將之全部納。滌清這世間一切。”

  不久之后,越來越多的白芒匯聚,被世界之樹全部納,最后隱隱化成了一個白球,被世界之樹鎮在樹干之中。

  “惡的原罪,不可能永遠想消失。”

  “貪婪、嫉妒、憤怒…,所有的罪惡,都潛藏在人心之中,永遠不可能徹底除。”

  “但需謹記,不勝正。惡不能除,卻能夠控制。心存善念,不要讓惡念叢生。”

  林晨的聲音,散落而下,如同圣潔之光,籠罩著所有人。

  隨后,林晨看向天盤神帝、青神帝、飛火神帝等幾位神帝。

  “爾等追隨于我,且心存善念,我賜封你們為帝君,將太初之氣,引入你們體內,助爾等修行,希望你們盡早突破至主宰之境。”

  隨后,林晨揮手,將太初之氣打散,分別引入到侯飛、葉影、天盤子、素琉璃、薛青、南宮熙、飛火神帝、斗戰神帝以及破軍神帝等幾位神帝體內。

  這些神帝,都是和林晨并肩作戰,并且在林晨面臨生死危機之時,義無反顧地站了出來,獲封帝君之名,算是林晨對于他們的嘉獎。

  至于雷霆神帝和妖主神帝,在這之前,殞命在大戰之中,林晨并未打算讓他們直接復活,在適合的時機,林晨會賜給他們一場造化。

  “葉青!”

  這時,林晨的目光,再次落在葉青的身上。

  “師父!”

  葉青欣喜地看著林晨。

  林晨取出了太初之骨“青,若非你的幫助,為師只怕已是殞命于劫難之中。如今太初之骨對我而言,已無用處,我將之還給你。”

  葉青點頭。

  隨后,林晨將太初之骨,重新植入葉青體內。

  “青,你如今的修為還太低。但現在你所看到的一切,以及你身為我弟子的身份,都會影響你后的修煉!”林晨看著葉青,認真地說道:

  “以你的天賦潛力,將來的成就無可限量,為師希望你能夠達到和為師同樣的高度。”

  “而眼前你所看到的一切,都將會制約你以后的武道成就。”

  葉青認真地思索,隨后點頭:“師父,你說得對!”

  “嗯!”林晨點頭,對于這個弟子,他很是滿意“為師決定剝離你的記憶,讓你轉世重生。你依舊帶著太初之骨,但武道需要從頭再來!”

  “謹遵師父教誨!”葉青恭敬地跪拜在地。

  “好,為師留一道元神印記于你的魂魄之中,讓你在為師創立的龍武三界當中轉世重生,為師等著你早崛起于龍武三界。去吧…”

  林晨一揮手,葉青消失在原地。

  他的魂魄融合著太初之骨,以及林晨幫他煉制的青劍,進入三界之中。

  在這里,他一誕生便伴隨太初之骨,且掌含青劍紋,注定將開啟一段史詩般的征途。

  賞罰之后,林晨并沒有直接回龍武城。

  他讓孟曉霜、侯飛等人先回去等他,隨后他撥開層層空間壁障,來到玄黃大世界之外。

  這是一片混沌虛空。

  灰暗、無光,看不到盡頭。

  然而就是在這里,一道身影靜坐在此。

  “林晨,你來了!”

  靜坐之人站起,朝著林晨投來和善的笑意。

  他身著道袍,氣息儒雅,面如冠玉。

  “青玄前輩!”

  林晨朝著道袍男子躬身。

  “不必稱呼前輩,你現在和我,已是同樣的境界,我獨自一人在這個境界,已經等了太久太久,現在終于等到了你!”

  這道袍男子,不是他人,正是林晨曾經在神武大陸所見到過的雕像,趙青玄。

  “ri思君不見君,一寸相思一寸灰!”

  “兩鬢畫清霜,只為相思苦。!”

  趙青玄和鳳瑤光的雕像,以及他們所留下來的詩句,依舊讓林晨記憶猶新。

  當然,那尊雕像,極有可能只是趙青玄的一道元神印記,或是一縷分身。

  真正的趙青玄,可絕不止活了幾萬年,否則也絕不可能留下《青玄真意》那般神妙的秘法。

  即便林晨修煉到大帝之境,青玄真意一直都有巨大的幫助。

  能夠創造出青玄真意,讓不同的力量融合,這樣的人,必然是對道有著極深的感悟。

  而現在,林晨才知道,原來趙青玄就是創造玄黃大世界之人,為此也就不足為奇了。

  “不稱呼你為前輩,那該如何稱呼?”林晨笑道。

  “就稱呼我為大哥吧,誰讓我先你一步化身混沌呢?”趙青玄笑道。

  “好!大哥!”林晨笑著點頭。

  “哈哈…二弟,我在玄黃大世界,創造了一個叫做地球的星球。有意思的,里面的人發明了許多奇奇怪怪的東西,倒是出乎我的意料。要不一起去玩玩?”趙青玄頗有興致地說道。

  “暫時不去了。”林晨笑道。

  “也好,你剛突破,許多事情還沒有代好。你下次有空的話,再來找我吧。”

  話音還未落下,趙青玄已經消失。

  林晨笑著搖了搖頭,看來大哥獨自一人在這個境界太久,忍受不了這種寂寞,所以只能夠到自己所創造的小世界里去找點樂子。

  身形一閃,林晨消失在這片混沌虛空。

  …

  …

  許多年以后。

  林晨和孟曉霜走在東河畔。

  暖暖的斜,灑落在河面。

  微風吹拂,漾起層層柔波…

  兩人的目光,落在東河上,這一刻,他們仿佛穿過歲月的長河,看到了過往的一幕幕。

  往事如煙,滄海成塵。

  但許多過往,永遠不會忘記。

  它們是最珍貴的回憶,永遠珍藏在心間。

  “晨哥,看那邊…”

  孟曉霜淺笑,指向前方。

  在那里,有一對少男少女正依偎前行。

  “元洪哥哥,你真的要離開元家嗎?”少女低聲問道。

  “嗯!”少年認真點頭:“家主認為我天賦遠不如元烈。將本屬于我的修煉資源,全部給了元烈,甚至污蔑我父親侵占家族財產。我父親憤怒不過,更不想我在元家受到屈辱。所以,我們會在明離開這里…”

  “那你還會回來嗎?”少女戀戀不舍。

  “當然!小薇,你等我。我一定會回來的,我會向所有人證明,元家看不起我,那是他們的錯!你要等我,我一定會回來娶你!”少年堅定地說道。

  “嗯!元洪哥哥,我只會嫁給你!我一定會等你回來的…”少女同樣神色堅定。

  看到這一幕,林晨和孟曉霜相視一笑。

  隨后,他們走到少男和少女的面前。

  少男和少女抬起頭,疑惑地看向眼前出現的兩人。

  他們覺得這兩人有點熟悉,好似在看到過,但卻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

  就在此時,林晨揮手之間,將一道元神印記以及一團生命氣封印在少年體內。

  少年一怔,他頓時感覺到體內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多謝前輩…”

  少年就要跪下,卻是被一股無形的勁力攔住。

  “愿你歸來仍是少年,美人尚小,英雄年幼。”

  說罷,林晨和孟曉霜相視一笑,踏波而去。

  少男和少女,緊緊地依偎在一起,目視著那兩道漸行漸遠的身影逐漸消失在虛空之中…

  (全書完!)
上一章   赤龍武神   下一章 ( 沒有了 )
救世主都是美魔神帝尊異界最強吃貨上帝金屬斗之巔我的美女魔帝逆天強化穿越異界當巫我有一座煉妖絕世皇帝召喚召喚群雄爭霸
漫步小說網提供小說《赤龍武神》,赤龍武神最新章節第3026章小世界終章,赤龍武神全文閱讀,赤龍武神電子書txt下載,手機閱讀.
开奖直播2017年53期
闲来贵州麻将 怎样看股票涨跌 中青旅股票行情 飞艇开奖结果官网 股票融资最高几倍杠杆 05上证指数 免费四川麻将血战到 快乐10分玩法介绍 11选5河北开奖 微乐麻将玩法介绍